【张楚】关于我最喜欢的那个她

这是我和她的第十一个年头,我带了她最喜欢的烟去了那里,风吹起了落叶,我还是很想她,真的很想。

我曾经是一名老师,我不喜欢那种中规中矩的教学方法,那会扼杀孩子的想象力,所以我只走自己决定好的路,这样的人诚然是在社会上无法生存的。

后来我就被学校开除了,同事们窃窃私语,像毒蛇钻进我心里,只有校长送我下楼,临走时他认认真真的对我说,“如果你想走自己的路,注定是要吃苦的啊”

我自己开了一个补习班,逢好天气的时候打开窗子感觉身体也轻松起来。然后我就遇到了她,初来的时候金色的发丝和热裤,嘴唇上抹了很艳的唇膏,总之在我眼里就是四个字,“无可救药”

进补习班是要先做个测试的,看看你究竟是怎样的水平,这证实了我的想法,零分。对真的就是零分。“你叫什么名字?”她咯咯笑了,“楚云秀”“嗯是个好名字,你有什么目标么?”她笑的更欢了,“目标?那是什么,能吃么?”我不信,“人总该有个目标吧?”楚云秀没理我,望着窗外,“想去英国。”

就这样去英国成为了她唯一的目标,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她为何定这个目标,再见到她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头发剪短了,颜色也很深,并且没有化妆,感觉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后来她和我说了她远方的朋友苏沐橙,她已经暗恋苏多年,听说苏去了英国留学,便也想和她一起去。我一边教着她,她进步也很快,平时我会看她微笑的样子。

我好像是喜欢上她了,可是我懂她心另有所属。

出国留学这件事不是小事,她父母本就不同意,女孩子不要跑的太远,偏偏这个固执的姑娘把缘由说了出来,父母几乎要打断她的腿。

她是个骄傲的姑娘,从来不哭,在父母打她后的一天,我看到了她胳膊上的淤青,她只是紧紧的闭着嘴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令人生厌的字母。我突然脑袋一热,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无声的哭了。

“想哭就哭吧,”我的下一句本该是“你还有我在”但是我不敢说。我只是个普通的叫张新杰的老师,拿什么来爱她呢?

经过一年的努力,我亲爱的姑娘终于考上了英国,这时我原职的学校领导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去带孩子们去一个英国的旅行团,其他老师都抽不开身。

我欣然同意了,当然,楚云秀也和我一起踏上了异乡的陌生土地,作为孩子们的姐姐她的亲和力是很强的,带着孩子们玩的她是那么美丽,我真的私心希望她成为我的妻子,也只是想想。

楚云秀见到了苏沐橙,我也听说过这个女生,有一个很厉害的哥哥,本人也是温婉的感觉,但她和云秀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我暗自想到。

我以为她是经过了父母的同意但是并没有。很快的,他母亲焦急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和她在一起,现在在哪里,我并不想瞒着一位母亲,于是就告诉了她。

楚云秀咬着嘴唇非常痛苦,我十分心疼,她眼泪落下,告诉我这么多年来她父母并没有过问过她内心的想法,所有痛苦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熬过,并且父母也不同意她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她终究还是被父母带了回去,连同她对苏沐橙的爱和我对她的爱一起埋葬在这个冬天。大本钟的钟声敲响,我一个人孤寂地走在伦敦街头,买了机票后我回了家乡。在飞机上我睡的很沉,几乎没有做梦,唯一记得的是她的影子。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后来补习班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我的工作也没有了竞争的余地。慢慢的,我也老了,谁还会喜欢我呢。我只想去外面走走,于是来到了亲戚家附近的山村。

那个村落很破很小,我依稀记得我见到了我的光,她笑着牵起孩子们脏兮兮的手,哼唱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个温暖我一生的画面。

然后我醒了,头发花白,在炉火旁打盹,听着收音机低沉的声音,“……客机……坠落……”

我说呢,她为何美得像一道幻影。
@岸芷汀兰 -安济 同学你的点文

评论(4)
热度(13)
©網友小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