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决同人 叔侄 夏夜星辰

#西决#
接南音下大结局 与现实无关

北北出生很久了,这是你们都知道的事情。后来她学会了说话,第一句话是“哥哥!”
没错是对我说的,我是郑西决,距离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已经很久了。
没错,我和他们郑家人没有一点关系,只是个被抱养来的孩子。
南音这个丫头一直叫我哥哥,她不会承认的,到最后她也是像以前一样那么善良。
我出狱很长时间了,对于陈医生,他让我恶心,没什么好说的。至于昭昭,我也只能说安息。
该走的路走完了,从今以后,再无牵连,只希望正义为我加冕。
我离开的那天,龙城下着小雨。作为一个北方城市在春季下雨也不容易,就当作是对我的送别,我即将离开这座城市了,挺好的。
挺好的,如果不是小叔送我的话。
小叔一如既往的关心我,我知道,他尴尬,还有他妻子陈嫣,曾经是我的女朋友。
贵圈真乱,是吧,要不怎么能叫作小说。
那天我看着北北叫我哥哥,陈嫣既尴尬又欣慰的表情,陈嫣,你赢了,再不用抛弃唐若琳的身份而能正大光明的和他在一起了。
我和你再无瓜葛,只当陌路人就好,咫尺天涯。
即使我知道,小叔,小叔。
有一次我们三个人聚餐,郑北北小朋友托付给三婶看管,郑北北和郑成功情同姐弟或者兄妹,虽然他们并不是。
这个世界上只有孩子最纯净。
小叔喝多了,这是我看他头一次喝多,每次小叔总是很有分寸的。但这次陈嫣却看着他喝,并没有阻拦。每次陈嫣对我笑的时候都含着抱歉的感觉。
周围打不到车,我只能扶着小叔来到旅馆,陈嫣跑去很远的地方打车,很长时间也没回来。
我给陈嫣打电话,在我的通讯录里,“陈嫣”早已经改成了“唐若琳”这或许能提醒我吧。
真讽刺,我去卫生间洗洗手,出来时却发现小叔正在递给一个陌生男人很多钱。
愤怒的感觉直冲头顶,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我为什么要生气?可笑。
可是小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我还是要去。陈嫣说:“别去。”
为什么?郑鸿你真的就这么懦弱?不可能啊?我管的太多了,东霓说的对,我一直都这样,自以为是。
到了房间以后,陈嫣告诉我:“如果没有郑老师,你应该是死刑的,西决。”
什么…意思…
我突然哽住了,一样物品…交换另一样物品…
“不能想别的方法吗?你能忍受吗?!”
“没有。他…似乎只想要…”
我真想骂人,可是我不能。如果这件事情曝光,所有人都会受伤害。
后来我见到小叔,我想说话,却被他拦住了。
小叔说道,他语速永远是那样缓慢,在任何情况下。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篇星空吧,西决。”
我记得,当然记得。那还是我在上初中时,和他一起坐在台阶上看星空,小叔能够回答青春期的我所有的问题,虽然他不比我大几岁。
“其实自从他们死了我就会觉得孤单。”我指的是我的父母。
小叔指着天边的两颗纯白色的星星,“也许一颗是你一颗是你将来的伴侣呢,西决。世界这么大,会有人陪你的。”
我不说话,仰望那两颗星星,他或许看不清,中间还有一颗红色的星星。
注定了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修罗场。
现在我终于离开了,真好。回到现实,我不去想那个夜晚,我没有一直陪伴小叔,据说后来陈嫣和他一起回了家。
应该的。
但这个世界还总有你想不到的东西,就像小时候说过的潘多拉盒子一样。
小叔坚持让我把我初中时他曾经批改过的本子拿走,我只能同意。
回到家,我百无聊赖的翻开本子,发现一个还未干透的墨迹,依旧是我小叔的字体,非常熟悉。

“如果不能爱你 救你有什么用”


评论(2)
热度(4)
©暴 躁 小 澈 | Powered by LOFTER